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 > 内容

量体仪”打开纺织业未来之门

时间:2017-03-08 16: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嘉善一家古色古香的服装定制店里,摆放着一台颇具科技感的仪器:一个圆台连接三个直立放置的电脑屏幕,犹如绽放的白玉兰。5秒测体、30秒传输、2小时定制,通过这台设备下单的客户,最快能在2小时后拿到一件完全量体裁衣、到1厘米的定制衬衫。在过去的6个月,已有1000多人站在这里完成了人体数据测量,300人下单。嘉善一家古色古香的服装定制店里,摆放着一台颇具科技感的仪器:一个圆台连接三个直立放置的电脑屏幕,犹如绽放的白玉兰。5秒测体、30秒传输、2小时定制,通过这台设备下单的客户,最快能在2小时后拿到一件完全量体裁衣、到1厘米的定制衬衫。在过去的6个月,已有1000多人站在这里完成了人体数据测量,300人下单。

  这是由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简称“工程大”)和上海纺织(集团)有限公司协同创新研发的服装智能定制系统。依托这台设备,传统纺织业有望实现从流水线大批量生产到全民“量体裁衣”的转型之。

  为什么韩国服饰好看?有人会说“版型好”。所谓版型是流水线生产服装时,为了方便操作,给人体划分的几个型号,比如一件领口是42厘米的男士衬衫,袖长一般是61.5厘米。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是“标准型”,又高又瘦的人可能永远只能买到袖子短一截的衬衫。因此,通过人体大数据的搜集进行合适的版型设计,往往是服装流水线上的服装“好看”的基础。但是,中国服装的版型标准已经很久没更新了。

  几年前,工程大服装学院曾为2000多名中国青少年量了一次体型,希望得出当下青少年的“新体型数据”。但是,每个测量体型的人都只能穿内衣短裤,在身上贴上采集数据的标签,通过远红外线仪器勾勒出网状人体模型,整个过程需要2分钟。而且很多人并不愿意在摄像头前自己的身体。

  工程大服装学院党委袁蓉说:“做这个项目时我们就想,国外有量体仪,一台就要100多万元人民币,为什么我们不能做一台中国的量体仪呢?”服装学院和机械工程学院的两名教授接手了这个项目,前者负责软件,后者负责硬件。最初的雏形是空地上架起的3根铁棍,挂着9台摄像机。

  如果按照学校教授的思做下去,那这台设备很可能将成为大学里成千上万的科研仪器之一。改变发生在上海纺织集团听说这一消息后。

  该集团一直在寻求如何对接互联网,改变传统纺织服装业的方法。个性化生产是未来工业的发展方向,可是集团也苦于拿不到客户的身体数据。工程大服装学院与上海纺织集团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企业里的教授级高工、工程师常为学生担任实习导师,上海纺织集团的提议扭转了服装学院单纯做一台科研设备的想法仪器要走进市场,光秃秃的铁杆子肯定不行。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校长夏建国牵头,组建了智能制造协同创新中心,电子电气工程学院的教授、博士帮忙组装硬件,中韩多设计学院教授设计仪器结构,这台设备从占地十几个平方米“瘦身”到占地4.6平方米。

  测体数据与成品衣服间还有许多,如何把数据为企业能生产的版型至关重要,上海纺织集团领导挂帅,旗下上海龙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市纺织科学研究院、上海市服装研究所,组建了校外协同体。

  上海市服装研究所有多年的服装数据积累,还有一个小型智能服装加工孵化中心,这里成了新仪器的“试点站”。企业则掌握着服装的销售渠道和客源。对于科技来说,与市场接触的这部分往往“变数”更大。为了及时破解协同创新中的困难,每3个月项目组就要汇报一次,每星期大家过一次会议记录,所有的难题都要当场解决。

  做科研与的差异,全程参与项目的徐增波有深刻体会。“如果这是一个科研项目,早在一年前就应该结题了,要市场,现在都还在完善。”比如,客户下单的电脑、手机客户端软件是消费者与服装的“第一印象”,在这个App上,消费者要选择领口、袖口样式、布料花纹。现在的衬衫是服装类里最简单的,如果以后加入设计师的个性化设计,选项则更多。

  未来,他们还想做基于快速人体数据测量的孵化器,让一批中小企业入驻平台,消费者想选什么品牌,或者是干脆约个设计师专门定制“梦中情衣”,都可以实现。据悉,一个由学校技术入股,吸引民间资本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即将成立,这台原本为科研打造的设备,将迸发出更大的火花。

相关推荐